热门搜索: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音乐评论 >> 内容

李少璐:威尔第歌剧《茶花女》漫谈 - 音乐评论 -

时间:2020/5/19 11:19:07 点击:


威尔第歌剧《茶花女》漫谈

文/李少璐

纵观歌剧历史,从巴洛克时期亨德尔的《阿尔米拉》,古典时期格鲁克的《奥菲欧与优丽狄茜》、贝多芬的《费德里奥》、韦伯的《自由射手》,到浪漫主义时期众多光彩熠熠的作曲家:罗西尼、多尼采蒂、贝里尼、古诺、梅耶贝尔、比才、威尔第、瓦格纳等等,歌剧就像一部描写人类社会的百科全书;那些故事中的快乐与悲伤、笑容与眼泪打动了千千万万观众。歌剧用一种极其自由且浪漫的方式,通过聪慧过人的剧作家与作曲家的双手,记录着从古至今人们的爱与恨。在歌剧发展的历史长河中,有一部风靡了全球,让千万人为之动容的歌剧——威尔第的歌剧《茶花女》。

 

这是一个发生在十九世纪四十年代的故事,故事中的主人公是一个美丽的女子,她冰冷美艳,出生在贫苦的家庭,却凭借美丽的容貌成为巴黎上流社会的交际花。她有一个众人皆知的习惯,就是在听歌剧的时候要买一袋糖果、佩戴一束白色山茶花,日积月累,那些爱慕她的人便称她为茶花女。

 

这部传世之作改编自法国作家小仲马的同名作品《茶花女》,这部作品根据小仲马的亲身经历创作而成,小仲马的父亲——大名鼎鼎的法国作家大仲马,在故事中被描写成一个受人尊敬,却直接导致了悲剧结局的重要角色——男主角阿芒的父亲。据说当时小仲马在乡下把全书写完念给父亲听的时候,大仲马并没有生气,反而夸赞了这个继承了自己写作才华的私生子;虽然小仲马打从《茶花女》一举成名之后,再无惊世之作。

 

研究法国历史的朋友时常会痴迷于《茶花女》中描写的细节:十九世纪法国巴黎的华丽舞会上,小姐夫人们装点着各色炫彩夺目的异国珠宝的蓬蓬裙、以花束装饰的法式甜点台、玫瑰色的香槟,还有法国乡村比比皆是的洛可可风格的奢华书桌,铺满花朵与青草的别墅庄园。这些奢靡而精致的描绘通过无数画家的笔爬上了他们的画布。

 

歌剧作为集人类智慧之大成的一种艺术形式,始终秉持着拷问人性的立场。每一句歌词、每一段音乐都是一件独立的艺术珍品,值得反复欣赏玩味。

 


 

威尔第初见由小仲马书稿改编而成的话剧《茶花女》时深受感动,下决心将其变成一部歌剧作品。但他在写作歌剧时舍弃了小仲马原书稿中的许多片段,直接突出了全剧最主要的三个人物:茶花女维奥列塔、男主角阿尔弗雷多及男主角之父乔治。有意思的是,威尔第为小仲马笔下的男女主人公改了名字。茶花女的姓名由卑微的“雏菊(玛格丽特Marguerite)”改成了高贵的“紫罗兰(维奥列塔Violetta)”,男主角的姓氏也由“低谷(Duval)”改成了“高山(Germont)”。威尔第还增加了父亲乔治的台词,加剧了歌剧中不同价值观和不同门第、阶级的冲突。威尔第赋予了《茶花女》新的生命,把市井小人物的真性情变得高贵,化腐朽为神奇,使这部歌剧成为千古流传的经典之作。

 

这部歌剧的故事很简单,用一句话来总结即是:一位上层社会的“体面人”与一位游走于上流社会的风尘女子相恋了;故事的结局也与从古至今中西方流传的爱情悲剧相似,他们的爱情没能承受住社会舆论与等级门第观念的压迫,以女主角的死亡而告终。

 

总体来说,这部歌剧是描写爱情与人性的。歌剧《茶花女》为三幕歌剧,其中充满了优美的咏叹调。具体剧情是巴黎风尘女子维奥列塔被青年阿芒真挚的追求打动,变卖了首饰毅然离开纸醉金迷的巴黎,来到乡下与青年同居。但幸福的同居生活没有维持多久就被阿芒的父亲发现,他要求茶花女为了顾全阿芒家人的幸福而放弃这段恋爱。茶花女为了阿芒,悲痛欲绝地答应了这个请求,并立即动身返回了巴黎。阿芒收到茶花女的告别信之后以为她变心,气愤地来到巴黎当众羞辱了茶花女一番,茶花女受到刺激一病不起。后来阿芒的父亲被茶花女为了自己儿子而牺牲的精神所感动,怀着内疚的心情向阿芒坦白了一切。当阿芒再次赶回茶花女身边时,茶花女已经奄奄一息,在两人互诉衷情时,死神悄然而至,茶花女在爱人的怀里死去。一对有情人从此阴阳两隔,只留墓前一束白色的山茶花和一本记录着往日时光的日记。主人公对爱情至死不渝的追求,为整部歌剧赋予了震撼人心的戏剧力量。而威尔第在创作歌剧的过程中也特别突出了两大主题:爱情与告别。

 

爱情主题与告别主题从序曲开始便贯穿于整部歌剧。爱情主题重点描写两位主人公互诉衷肠、倾诉爱恋,体现真挚、浪漫而美好的爱情。告别主题则营造悲剧氛围预示不幸。在这部歌剧中,我最为喜爱的便是序曲和第一幕中的《饮酒歌》。

 

歌剧“序曲”通常与书籍“序言”作用一致,它为整部歌剧故事的来龙去脉、背景调性做出概括与提示。歌剧《茶花女》的序曲由一个非常弱的弦乐组合缓缓进入,就像作家们常用的倒叙手法,先将整部剧中最悲痛的时刻作为剧情铺垫导入,预示着整幕歌剧的悲剧色彩,此为序曲中的第一个主题——告别。而在忧郁过后是一段悦耳而欢快的音乐,象征着女主角茶花女浪漫而纯真的爱情,此为第二主题——爱情。这一悲一喜两个主题构成了歌剧《茶花女》序曲的基本内容。整部歌剧也以这两个主题为主导动机铺展剧情。

 

序曲之后立刻进入威尔第最擅长的舞会描写。欢快的音乐、众人的合唱、舞者的狂欢、与华丽的旋律相配合的花腔女高音以及男女主角的内心独白构成了盛大的舞会场景。

 

每一首经典的乐曲所讲述的故事背后都有一段说不完的深情,在《茶花女》第一幕中就有这样一首饱含深情的经典歌曲——《饮酒歌》。这首歌曲的旋律欢快而充满朝气,领唱流畅的吟唱与众人浑厚的合唱掀起了整个华丽舞会的高潮,这场繁华中却似乎压抑着丝丝缕缕的悲伤。歌词是这样描述这个狂欢的夜晚的:

 

 让我们尽情干杯,举起这满溢美丽的酒杯。良宵苦短、沉世忘返,让我们为情人甜蜜的爱情干杯!为那穿透心房的温柔目光干杯!让我们干了这杯美酒,为了温暖爱情里甜蜜的吻!

 

与你们分享我的欢乐时光,世间万物多荒唐,不能给予我们欢畅,让我们尽情享受生命。欢爱易逝、韶华难再,犹如娇花晨放暮凋零,谁人欣赏残枝枯芳。让我们尽情欢笑,趁着呼唤正殷切,趁着热情还在燃烧。

 

还有人对爱情一无所知,不必告诉我,我对此一窍不通。而那关乎着我自己的命运,让我们沉醉在美酒、歌声与欢笑中,点缀这美丽的夜。直到新的一天降临这个欢乐天堂,让生活充满快乐!

 


 

这一段的唱词表达了男主人公阿芒对纯洁爱情的追求,并预示了女主人公茶花女的悲剧结局。

 

威尔第的旋律浪漫悠长而动人,独唱、合唱及重唱相配合的写作手法使人物的内心世界层次分明,感情细腻而值得回味。除了序曲和《饮酒歌》之外,在第二幕第二场中,作为道德捍卫者的男主人公的父亲劝说男女主角分离的男中音咏叹调《像天使一样美丽》,还有第三幕第一场中的《永别了,快乐的梦》、第三幕第二场中的《巴黎,我们将一起离去》,都是悦耳动听且打动人心的经典乐曲。

 

我们本意天真,却在天地之下浮沉。威尔第的歌剧以细腻的心理描写、优美的曲调和感人肺腑的悲剧力量,深刻揭露了当时由森严的社会等级而引发的矛盾与悲剧,辛辣讽刺了当时的欧洲社会。这部歌剧写作时正值欧洲启蒙运动,人们的思想信仰正进行着从“神”到“人”的转变,《茶花女》首次以“小人物”为主角,打破了以往歌剧以“圣经经典、神话、历史正剧”为主题的成规,突出“人民”这一主题,因而受到当时底层民众的大力推崇。直到今天,《茶花女》仍然在全球各大顶级剧院上演,中国国家大剧院也一直把这部歌剧作为保留剧目,每年邀请国内外著名歌剧演唱家进行新的诠释。

 

一段卑微且高贵的爱情,一个华丽而荒诞的梦。正如中国的梁山伯与祝英台,爱情与社会现实总是无法割离,我们虽不能一览时代的全貌,却从出生开始就刻上了时代的烙印。百年回首,任世间动荡飘零,不过一悲一喜,转眼传奇。你的爱情是否在这个时代中浮沉,你的爱情是否在风雨中依然保持着最纯真的模样?如果人类历史是一部交响曲,那主题恐怕只有寥寥数笔:爱与分离。

 

原载于《青年文学》2019年第4期“声音”

 






延伸阅读:

国家大剧院“爆款”歌剧《茶花女》再登台

中新网北京1月19日电 (记者 高凯)1月19日下午,国家大剧院制作威尔第歌剧《茶花女》第五度与北京观众见面。在意大利指挥家雷纳托·帕伦波执棒下,玛丽亚·穆德拉克、石倚洁、法比安·维洛兹等来自海内外的艺术家再度于舞台精雕经典。据英国古典音乐网站BACHTRACK统计,《茶花女》是2018年全球演出场次最多的歌剧,由此可见这部作品在世界范围内受欢迎的程度。在2019年开年之际,国家大剧院再次复排这部经典之作,让广大观众在熟悉的旋律中,重温这部不朽经典的艺术魅力。此版《茶花女》首演于2010年,在五轮演出中,不断对这部经典之作进行深度艺术挖掘。特别是极具创意的舞台镜面设计,不仅以“镜花水月”之感营造出19世纪巴黎的社会风貌,同时也极具象征意味地折射出“茶花女”的爱与死。自首次登台起,这一设计就成为国家大剧院版《茶花女》的最显著标志元素。


值得一提的是,巨大镜面的反射效果,也给舞台上演员的构图与走位带来极大挑战,但为了呈现真实与“镜像”的象征意义,本轮演出的艺术家们克服了重重难题,在复排导演阿蕾桑德拉·潘泽沃尔塔的精心执导下,以震撼人心的演出效果,展现出小仲马文学原著的深刻意味与威尔第歌剧的美学特质。执棒本轮演出的指挥家雷纳托·帕伦波展现了他作为一名威尔第专家对《茶花女》这部歌剧的娴熟与老练。他从排练阶段开始就完全背谱指挥,对于音乐的每一个片段都信手拈来。在现场演出中,他与各位艺术家以及国家大剧院管弦乐团、合唱团通力合作,用纯正的“威尔第音色”征服了全场观众。舞台上,玛丽亚·穆德拉克饰演的薇奥莱塔与石倚洁饰演的阿尔弗雷德演绎的生死诀别令人动容。“他也许是我渴望见到的人”、“永别了,过去的美梦”等知名唱段感人至深、如泣如诉,“饮酒歌”更是引起了全场高潮。同时,饰演父亲阿芒的法比安·维洛兹与张媛、扣京、刘嵩虎、王鹤翔、关致京、张文沁等歌唱家也有着不俗的表现,将剧中人的喜怒哀乐传递到每一位观众耳中。对于自己“拿手好戏”此次的再度演绎,帕伦波表示,“从戏剧角度来讲,歌剧《茶花女》堪称完美。它对人物的描写细致入微,它对故事的叙述,从开场到落幕都引人入胜。在音乐上,威尔第用他的充满人性光辉的音乐,陪伴薇奥莱塔,对我们讲述她的故事,讲述她的力量与软弱,讲述她永恒的爱。”(完)


 



相关阅读:     茶花女 (威尔第作曲三幕歌剧)   意大利作曲家威尔第在观赏这部以法国文学家小仲马著名小说为本的戏剧《茶花女》后,备受感动,立即邀请剧作家修改剧本,以短短6周时间谱曲完成,改编为歌剧。1853年在意大利凤凰歌剧院首演时,因男女主角表现不佳,惨遭失败,面对这样的结果,威尔第只说了一句话:“时间会证明这次的失败究竟是主演的错还是我的错。”2年后,歌剧茶花女换了主角再次上演,立即造成轰动!至今已经是全世界最常被演出的歌剧。剧中多首歌曲,如《饮酒歌》、咏叹调《啊!梦里情人》、《及时行乐》等,已变成许多声乐家必唱曲目,受欢迎的程度可称作歌剧界中的流行金曲。     中文名 茶花女  作    曲威尔第  剧    本 法兰契斯可·马利亚·皮亚夫  首    演 1853年03月06日  类    型 三幕歌剧         内容简介   一位游走于巴黎上流社会的名交际花茶花女,一位来自正统家庭的年轻作家,不顾身份地位的悬殊及世俗礼教,坠入了爱河,原以为从此可以白头偕老,无奈在作家的父亲秘密干涉下,作家误以为茶花女是一个嗜钱如命、用情不专的女子,这个误解,造成了两人一生无法弥补的遗憾。 当年,意大利作曲家威尔第在观赏这部以法国文学家小仲马著名小说为本的戏剧《茶花女》后,备受感动,立即邀请剧作家修改剧本,以短短6周时间谱曲完成,改编为歌剧。1853年在意大利凤凰歌剧院首演时,因男女主角表现不佳,惨遭失败,面对这样的结果,威尔第只说了一句话:“时间会证明这次的失败究竟是主演的错还是我的错。”2年后,歌剧茶花女换了主角再次上演,立即造成轰动,至今已经是全世界最常被演出的歌剧。剧中多首歌曲,如《饮酒歌》、咏叹调《啊!梦里情人》、《及时行乐》等,已变成许多声乐家必唱曲目,受欢迎的程度可称作歌剧界中的流行金曲。 首演:意大利威尼斯凤凰剧院 由英国五度奥利弗金奖得主导演理查德·艾尔执导的《茶花女》,此版本自1994年创作完成后,受到热烈追捧,不断重演,古典精致的舞美及服装、贴近角色的动作设计及豪华的场面调度,让它已成为歌剧史上的经典。           剧情简介   时空背景:1840年代,法国巴黎 第一幕 薇奥莉塔家中大厅 幕启,华灯初上时分,巴黎名交际花薇奥莉塔家中贺客盈门,这场宴会是为了庆祝薇奥莉塔身体康复特地举办的。其中一位来宾卡斯东子爵带了另外一位新面孔─阿弗列德?杰尔蒙─登门拜访;卡斯东告诉薇奥莉塔:当她卧病在床期间,阿弗列德每天必定前来殷切问候薇奥莉塔的病情。薇奥莉塔听了之后,只是淡淡地说:她不值得阿弗列德这般费心,而阿弗列德急则忙表示自己是一片真心。薇奥莉塔闻言,深感荣幸,同时她也半开玩笑地对另外一位仰慕者多男爵说:为什么从没见过男爵也对她这么用心呢?男爵本想辩驳,却被薇奥莉塔的好友弗洛拉劝住了;弗洛拉要男爵少开尊口,而男爵表示他是愈看阿弗列德愈不顺眼。卡斯东子爵发现阿弗列德站在一旁沉默不语,于是起哄要他即席创作一首饮酒诗,以娱大众。在征得薇奥莉塔的同意后,阿弗列德像是得到了灵感一般,即兴高歌一曲─歌颂爱情、也歌颂欢乐时光!(饮酒歌) 这时从另外一个房间传来一阵音乐声,薇奥莉塔表示:舞会即将开始,请大家移驾前往跳舞,但薇奥莉塔才刚起身,就感到一阵头晕目眩,众人上前关心她的身体状况,而薇奥莉塔只说休息一下即可,先请大伙前去尽兴跳舞,稍待片刻她再过去招呼。在众人离去后,薇奥莉塔从镜中观得自己苍白的脸孔,但她一转身,就发现了阿弗列德还在大厅里。阿弗列德上前关怀薇奥莉塔的身体健康,同时也表达出心中的爱慕之意;薇奥莉塔心中虽然感动,但还是劝阿弗列德不要在她身上浪费时间。(二重唱:在那快乐的一天) 忽然,卡斯东子爵闯进大厅,眼见阿弗列德与薇奥莉塔两人“互诉情怀”,于是也很识趣地先行离开。就在阿弗列德起身告白之时,薇奥莉塔叫住阿弗列德,并且给了他一朵茶花,要阿弗列德在茶花凋谢时再回来拜访;而原本为爱所拒的阿弗列德,闻言不禁大喜,便约定在第二天必将回来探望薇奥莉塔。在阿弗列德离去后,众人也陆续回到大厅,向薇奥莉塔道谢告辞,准备迎接第二天的来临。此时原本吵杂的大厅,只留下薇奥莉塔一人,她的内心起伏不已,有一种莫名的感觉涌上心头。想起刚才阿弗列德的真情表白,薇奥莉塔心中有些心神不定,同时又想起了自己卑微的出身,更觉与爱情无望。忽然间,像是有所觉悟似地,薇奥莉塔起身高唱“及时行乐”─与其等待不知何时才能到来的爱情,不如把握良机,享受眼前的欢乐。(咏叹调:好生奇怪!...梦中情人...及时行乐!) ─ 第一幕落 ─   第二幕 第一景 巴黎郊外农庄 接受了阿弗列德爱情的薇奥莉塔,终于远离巴黎的风尘社会,来到乡下和阿弗列德过着平静安详的乡居生活。幕启,阿弗列德着猎装进场,他自言从来都没有过如此这般的幸福生活,“只要离开薇奥莉塔,就没有快乐可言”。此时薇奥莉塔的贴身女佣安妮娜身穿旅行外套进场,看起来像是从大老远回来似的;阿弗列德询问之下,才知道:原来为了维持乡间生活的开销,薇奥莉塔私底下已经变卖了不少家产,但她都没有告知阿弗列德,而安妮娜正巧才从巴黎又变卖了一些金钱回来。阿弗列德闻言,深感羞耻,随即动身前往巴黎,他决定要亲自赎回薇奥莉塔的财物。(咏叹调:我的无知,我的耻辱!)阿弗列德离开后,薇奥莉塔上场,问起阿弗列德去向,安妮娜只说阿弗列德去巴黎办事,并没有说他此行所为何事。门房递交薇奥莉塔一份信函,原来是好友弗洛拉邀请薇奥莉塔出席当晚的化妆舞会;薇奥莉塔一方面讶异弗洛拉竟然可以找到她在乡间的地址,二方面则又窃笑弗洛拉可能要白等她了(因为薇奥莉塔目前只想过着简单宁静的生活)。不一会儿,门房又进来通报,一位男士前来拜访薇奥莉塔,而这位男士不是别人,正是阿弗列德的父亲─乔治?杰尔蒙。乔治进门后,直截了当地表示:此番前来要把儿子从那位“让他一步步走向堕落之途”的女子身边带走。薇奥莉塔闻言,颇感不悦,但随即也向乔治出示她为了维持家计而变卖家产的证明文件;乔治阅毕,才知先前对薇奥莉塔有所误会,但他此行还有另外一个目的:由于女儿即将与地方望族成亲,为恐“阿弗列德与出身风尘的女子交往”一事有辱家风,于是他要求薇奥莉塔永远离开阿弗列德(咏叹调:上帝赐我一位如天使般的女孩)。深爱阿弗列德的薇奥莉塔起初不敢相信、也不愿接受乔治的要求,但在乔治的百般请求下,薇奥莉塔在伤痛欲绝的心情之下,终于点头让步。乔治离开后,薇奥莉塔要安妮娜代她通知弗罗拉,说她今晚将会参加在弗罗拉家中的舞会,同时她也准备写一封告别信给阿弗列德。正在写信的同时,阿弗列德突然回来了,薇奥莉塔有些不知所措,情急之下支吾其词,却不敢告知实情,只说要阿弗列德记得她永远的爱,随后即匆忙离去。阿弗列德察觉情况有异,但未再深入询问。此时,门房送交薇奥莉塔的亲笔信函,阿弗列德读信之后,才知道薇奥莉塔已离他而去,正巧乔治回到屋子里,阿弗列德哭倒在父亲怀中。乔治劝告儿子放下这段感情,和他一起回老家普罗望斯(咏叹调:普罗望斯的海与地),但阿弗列德却连只字也听不进去;忽然他撇见桌上弗罗拉寄来的邀请函,心中暗想薇奥莉塔的去处,随即夺门而出,不理会老父亲的呼唤。 第二景 弗罗拉家中大厅 幕启时,夜幕低垂,热闹的化妆舞会即将开始,宾客们正在一旁大桌上玩牌赌博。此时,一群打扮成吉普赛算命女郎的女士们蜂拥进入,随后则是男士们装扮成西班牙斗牛士,把场面气氛带到最高潮。在热闹的歌曲之后,阿弗列德登门拜访,并加入赌局。未久,薇奥莉塔在“老恩客”多佛男爵的陪伴之下进场;薇奥莉塔一眼就看见赌桌旁的阿弗列德,心想:自己来的真不是时候。赌局中的阿弗列德运气颇佳,连盘皆赢,但他不断地冷嘲热讽赌运甚差的多佛男爵、以及大厅一旁的薇奥莉塔。待弗罗拉招呼宾客们前往用餐之后,薇奥莉塔私下又约了阿弗列德单独会面;她请阿弗列德赶快离开此地,以免与多佛男爵之间发生冲突,而阿弗列德逼问着薇奥莉塔是否还爱他,但薇奥莉塔因先前与阿弗列德的父亲─乔治?杰尔蒙─有约在先,不得不说出“善意谎言”:她现在所爱的是多佛男爵。阿弗列德在盛怒之下,呼唤众人前来大厅,他要当着所有人的面,还清亏欠薇奥莉塔的“钱债与情债”;说毕,就像是要羞辱人似地,把在赌局中赢得的钱,全部丢在薇奥莉塔的身上;薇奥莉塔承受不住羞辱,昏倒在弗罗拉怀里。众人齐声责备阿弗列德的粗暴行为,而乔治也出现在人群中,他十分不耻儿子对一位女士竟然做出这样的不礼貌举动;薇奥莉塔则幽幽地说:总有一天阿弗列德会知道她是真心地爱着她,才会忍受此番痛苦。随后,在友人搀扶下,薇奥莉塔离去,多佛男爵则上前向阿弗列德宣示挑战,为薇奥莉塔的受辱讨回公道。 ─ 第二幕落 ─   第三幕 薇奥莉塔在巴黎寓所的卧房 某个节日的早晨。薇奥莉塔的肺疾日益严重,已到病入膏肓的地步,贴身女佣安妮娜随侍在侧。医生来访会诊,私下告知安妮娜:薇奥莉塔所剩的时间已经不多了,而薇奥莉塔似乎也有自知之明,她要安妮娜将她仅剩的财产分给路上的穷人。待安妮娜退去后,薇奥莉塔从怀里掏出一封乔治?杰尔蒙写来的信,独自念起:乔治感激薇奥莉塔遵守诺言,并且也已转告阿弗列德有关薇奥莉塔所作的一切,而阿弗列德也将赶来向薇奥莉塔致歉─但这一切对薇奥莉塔而言,都已经太晚了!她不知道自己还能不能等,只怕见不到阿弗列德最后一面。(咏叹调:永别了,美丽的回忆) 此时安妮娜匆忙回来,她问薇奥莉塔今天是否真的觉得好过一些?因为她要给薇奥莉塔一个大惊喜。随后阿弗列德急忙冲进来、紧紧拥抱住他亏欠甚多的薇奥莉塔,两人至此,误会冰释,并且打算离开巴黎,重新过着只有他们两人的宁静生活(二重唱:告别巴黎),但薇奥莉塔终因体力不支倒地。安妮娜紧急找来医生救治,此时乔治?杰尔蒙也赶来探望,同时也要表达他最深的敬意与歉意,但他所看到的则是奄奄一息的薇奥莉塔。薇奥莉塔取出自己的肖像交给阿弗列德,并且祝福阿弗列德有朝一日能够找到另一个可以为他带来真正幸福的女孩。说毕,她忽然觉得体内有一股生命力量不断升起,但那只是回光返照;最后,薇奥莉塔在众人惊呼之下,香销玉殒!     主要角色   薇奥莉塔·瓦蕾莉(Violetta Valery) 高级交际花 女高音 阿弗列德·杰尔蒙(Alfredo Germont) 乡下富农之子 男高音 乔治·杰尔蒙(Giorgio Germont) 乡下富农 阿弗列德之父 男中音 弗洛拉(Flora Bervoix) 薇奥莉塔闺中密友 次女高音 卡斯东子爵(Gastone) 男高音      

作者:佚名 来源:不详
相关文章
  • 没有相关文章
相关评论
发表我的评论
  • 大名:
  • 内容:
  • 关于我们 | 服务条款 | 法律声明 | 刊登广告 | 在线留言 | 招贤纳士 | 人员认证 | 投诉建议 | 合作加盟 | 版权所有
  • 经贸资讯(gdshs.net) © 2020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 有害短信息举报 | 阳光·绿色网络工程 | 版权保护投诉指引 | 网络法制和道德教育基地 |


  • 未 经 书 面 授 权 禁 止 使 用
    冀ICP备20000863号-9
  • 技术支持:E讯